金农首页 | 注册
 
文章分类:
个人资料
姓名:辽西情怀
积分:2078
级别:四星专家
地区:辽宁 锦州 义县
简介:
日历
我的相册
最近访客
我的群组
搜索
友情连接
 
那时候真穷  2010-2-23 17:34:00

因为要帮忙照看姐家工厂的设备,这个春节爸妈和我都留在了沈阳。工厂地处城效,取暖依赖的是土暖气。舍不得多花钱,老爸买的是最廉价的煤。即便是最低价的煤,如今每吨也涨到了500元左右。这种煤不怎么起火,灰渣多,赶上北风呼啸的天,炉子被拔得通红,碰到没有风的日子,怎么烧,暖气片也不热。

小的时候,质量很好的煤价格也才一二百元。虽然便宜,但在农村大多也只有条件好些或是懒惰的人家冬天才舍得烧,再有就是学校。每年快入冬的时候,学校开始储煤。我上学的那个年代,抬煤是每个学生的“份内之事”。虽然都才十几岁,但干起活来儿却一点儿也不示弱。为了自己班里的煤能多些,甚至从煤堆里挑那些块儿大的往回“偷”。那个时候不知道脏,也很傻,黑黑的煤就抱在身上,也不管自己穿的是什么衣服。如今农村的学校也都盖起了高楼,烧上了锅炉,就是没这样儿,相信也不会有孩子像我们那个时候那么傻了。

分煤,才是个开始。之后还有集体的拔豆梗,每个学生也都有生炉子、带引材的任务。豆梗儿是豆子割完半埋在土里的根茎,木质浓密,火硬,是引燃煤炭的好东西。拔豆梗每冬都会进行几次,一大群孩子在秋末冬初的田地里连打带闹地撒欢儿,丝毫不觉得这是件苦差事。但东北近半年的冬天光靠豆梗儿这种引材是不够的,搓完粒儿的玉米棒子也是要打给班里的“租”。之所以用搓是因为当时还很少脱粒机,家家户户那成千上万斤的包米都是用棒子、手搓下来的。以至我现在还能清晰记得满脑袋是汗打包米和一根儿一根儿查包米棒儿的场景,千言万语,只能感慨那时候农民真苦、真穷。

辽西情怀 |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那时候真穷 2011-1-19 7:41:29
很棒的文笔!但怎么老长时间不写了呢?工作太忙了吧
laopu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大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